2011-05-18

【左右看】軍公教薪資屬中下階層

【左看】肆無忌憚的菁英
李亮(文字工作者)


軍公教加薪議題如今進入立法院審議,可預見在選票壓力下,藍綠雙方都不會有太大異議。但5月12日,人事行政局長吳泰成在答詢時表示,軍公教人員平均月薪6萬,屬於中下階層,則透露出一個與加薪沒有直接相關的問題,耐人尋味。

吳局長在遭遇現場立委質疑時仍不覺得有何不妥,事後才發出新聞稿澄清表示「有點口誤」,但他口誤的是甚麼呢?根據其新聞稿,吳局長強調他的比較對象是「經營良好之大企業員工薪資」。但為什麼是跟這些人相比?要知道,根據主計處去年的人力運用調查報告,台灣受雇者平均月薪不到6萬的超過總數的9成;為什麼吳局長不跟這些人相比?他想像的比較基準何在?

姑且不論大企業員工平均薪資是否真的超過6萬元,從吳局長的回答顯示,從頭到尾他的比較中只以這些高所得者的薪資為想像,明示或暗示軍公教薪資應向其看齊,而9成的受雇者則自始就被排除在他的視野之外。一些評論認為吳局長不知民間疾苦,但由上述可知,他其實知道民間疾苦,他可能只是覺得這9成的人根本不夠格作為他的比較對象罷了。


【右看】不患高而患無彈性
王放(政治評論員)


人事行政局長吳泰成5月12日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,軍公教平均月薪6萬元,在整體收入結構裡屬於中、低階層,引來一陣撻伐。此一事件雖不影響軍公教加薪政策,但卻顯示了在軍公教加薪議題上的盲點。

首先,從統計上來說,平均數本就極易受到極端值的影響。例如,根據主計處統計資料,台灣目前的民間工業及服務業的平均薪資超過4萬4千元,但實際上很多勞工,即便是資深者也領不到此數,因為此一平均數是包含那些資深、高階乃至經理人員的薪資在內,自然會稍微拉高平均值。以民間薪資的差距分化的情況來看,這並不令人意外。因為企業按照行業特性、獲利情況與勞工貢獻給予不同薪資,加上勞動市場的流動與競爭,才能確保彈性與效率。

反過來說,公務員的薪資則長期苦於平均主義,薪資級距無法拉大;正如吳局長在受訪時表示,與民間大企業相比,低階公務員的薪資較高而高階卻較低。因此,軍公教薪資的真正問題不在高,而在於其鐵飯碗的保障,使其薪資與其效率脫鉤,只昇不降,以致高階人才吸引不到,也無法淘汰低效率人員。

From:台灣立報2011.05.18

Reference:
人事局局長在立法院財委會詢答時,有關公務人員待遇水準發言之澄清稿
99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,表六:歷年受僱就業者之每月工作收入

【左右看】林毅夫談超越凱因斯

【左看】第二次是鬧劇
李亮(文字工作者)


日前出版的《世界政策期刊》(World Policy Journal)春季號,刊登了一篇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的深度訪談,林毅夫提出希望推動的主要政策方向是:公私部門合作但以市場為主導,並著重於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。

此一發展政策充滿中國經驗色彩。然而,眾多研究早已指出,中國經驗有賴於各種條件的配合,除了容易移植的官方政策之外,諸如:中國特有的中央地方關係;龐大的國有企業部門;完整的工業與農業基礎;充沛而優質的農村勞動力;高壓統治的貫徹等等,皆難以複製。空有基礎建設,實在難以帶動全面的發展。

另外,目前發展中國家一面破壞本國環境與勞工權利,流血出口賺取外匯,一面又將資金匯往歐美金融市場投資投機的模式已經遭遇重大挑戰,此一「全球失衡」的本質,正是全面性的生產過剩。但大興基礎建設的政策,卻將推動發展中國家的產能進一步擴大,進而可能惡化當前的失衡。

中國經濟是在政治高壓、勞工困苦與環境危機中取得的悲劇性成功,無視各種條件而企圖複製此一經驗,則恐怕難免於鬧劇式的失敗。


【右看】有待檢驗的新概念
王放(政治評論員)


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副總裁林毅夫,日前於《世界政策期刊》春季號發表了一篇訪談錄,提出了「超越凱因斯」的政策方向,引人注目。林毅夫在文中正確地指出,凱因斯當時所使用的「挖洞創造有效需求」比喻,顯示凱因斯並未仔細分析甚麼樣的計畫內容才有助於發展。林毅夫則以中國經驗指出,基礎建設不失為帶動全面發展的主要引擎,尤其發展中國家仍有大量的基礎建設需求,應該引進先進國家資本,透過市場機制投資於此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從世界銀行的政策角度來說,此一構想可謂是種「復興」。自從1970年代,大量投資於基礎建設的發展政策遭遇瓶頸以來,林毅夫重新提倡基礎建設,除了反映其中國經驗背景之外,其實也是發展學界思潮另一次鐘擺變化的象徵。

然而,世界銀行過去的成績其實毀譽參半,諸如援助計畫工程由已開發國家廠商承包的綁標式援助、苛刻的貸款條件等等問題,並未被徹底檢討。林毅夫所提的新概念,會不會只是新瓶裝舊酒?或甚至只是替中國或其他新興大國介入此類工程商機做掩護?仍有待檢驗。

From:台灣立報2011.05.11

Reference:林毅夫訪談全文

2011-05-17

WikiRebels: The Documentary (Full), with subtitle



26:01
What annoys me the most is when people abuse their power and harm innocents, and they didn't actually need to do it.

2011-05-10

奇文之血汗成衣廠主是盧德份子,或張飛打岳飛


偶然看到一篇奇怪的文章:成衣廠老闆是英國19世紀「勒德份子」再現嗎?(,全文後附)

這篇奇文出現在「中華民國紡織品產銷知識應用服務資訊網」上「即時資訊」欄目裡的文章,上下兩段的刊登日期分別為2011.05.04與2011.05.05。該網站由紡拓會主辦。此文似乎是節譯的,但出處不明,也沒有交代作者。

奇怪之處在於對盧德(Luddites)運動的「用法」。

此文一方面同情盧德派工人,認為他們批評機械化將使工人勞動條件降低,已被歷史事實所證實,另一方面卻勸說今日的成衣廠主不要犯下「盧德式的」錯誤,不要抵抗國家干預、勞動條件、工人福利的保護與提高,而應該以提高生產力來因應。集中表現在所附全文中我打了底線的那幾段文字。

這是我打從知道什麼叫作盧德運動以來,第一次見到有人這樣談這個事情。

2011-05-05

【左右看】公務員加薪

【左看】在選舉之外
李亮(文字工作者)


大選將屆,政治人物難免要動用各種政策工具為自己創造優勢,公務員加薪3%的政策便是如此。各種辯護之詞,舉凡反映景氣、提振士氣等等,仔細檢視都不脫選舉話術成分。但除此之外,此事還反映了另外兩個問題。

首先,公務人力的勞動市場近年來最顯著的趨勢,當屬愈演愈烈的外包、約聘與派遣化。依目前訊息判斷,此次加薪仍將擴大正式與非正式公務人力的薪資差距,一如民間勞動市場的現況。在當前公務員普遍缺乏勞工意識的情況下,這種分化的現實必將使得勞工的團結更加困難。

2011-05-04

Q&A: Slavoj Žižek



與Color聊到紀傑克,她的診斷結果是:紀傑克有亞斯伯格症(自閉症),高功能的。


紀傑克與GRE的關係,or Zizek on Writing

最近準備GRE作文,發現紀傑克很有用。尤其是Conversations with Zizek,還有一篇他談寫作的訪談錄(收錄在Critical Intellectuals on Writing最後一篇)。